目前来讲,中国花滑女单与世界顶级选手相比究竟差在哪? 知乎节选

admin 26天前 554

目前来讲,中国花滑女单与世界顶级选手相比究竟差在哪?


Alkaid.K:

简而言之,中国女单比不上世界顶级选手的锅还轮不到选手们来背。这里面的问题,有些是无解的,有些是有解但没有政治意愿解决的,而有些是有解有政治意愿,但尚未做到的。有关外部环境,在中国体育的很多项目,长期以来都处于一种阴盛阳衰的情况,男选手的成绩远远不如女选手出色。这里面有两个原因。首先是先发优势,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女足。99年中国女足打进世界杯决赛,在这之后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原因倒不是中国女足有多大的退步,而是其他国家在二十年前几乎没有女孩子踢球,中国女足当时占了先发的优势。到了最近二十年,国外踢球的女孩子多了,欧洲足球豪门建立自己的女足梯队了,又回到了和男足一样拼底蕴,拼足球人口的竞争,中国足球整体无论男女足,无论是软件上譬如教练实力与数量,还是硬件上譬如球场数量,都比不过欧洲已经成熟的足球体系,所以欧洲女足地位逐步向其男足的地位靠拢,中国女足失去先发优势,逐渐边缘化不可避免。其次运动员吃饭的问题。在很多非主流奥运项目中,我们会看到大量的业余运动员,尤其是女运动员。原因很简单,当一名运动员无法通过参加一项运动取得的收入,不管是奖金,代言,补助还是赞助等等支付参加比赛的旅费,训练的教练场地费用,可能的受伤医疗费用等等支出,那么在参与运动之外另找一份工作就是必然的。而显然兼职运动员能够运用在其项目训练上的时间会比全职运动员要少,所以成绩自然也不如全职运动员理想。欧美资本主义国家就有大量冷门项目的运动员饱受入不敷出的痛苦,在运动生涯与家庭财政状况之间挣扎。甚至有美国的运动员为了经济原因,放弃世界第一强国美国的国籍,而投入欧洲二流小国匈牙利的怀抱,只因在匈牙利,教练费用等经济负担无需他操心(平昌冬奥短道银牌得主约翰亨利克鲁格)。相比于男子运动,女子运动的市场更小,经济回报更低,在这些资本主义国家出现兼职女运动员,或根本不出优秀的女运动员的可能性也更大。而在中国或者俄国这样举国体制的国家,运动员可以在体制内免收经济负担的影响,得到优质的教练与训练资源,自然更有可能出产出色的女运动员。而花滑是什么情况的。先发优势?不存在的,花滑历史的发展从西欧和英伦到北美和东欧,直到六七十年代才进入亚洲,经日本转往中韩。或者像奥地利或者北欧国家,英国曾经有显著的先发优势,但逐渐被俄国美国加拿大追上反超,而中国则从来没有丝毫的先发优势。经济体制优势?也不存在。苏俄本身就是举国体制的体育模式,称得上是我国体育建设的导师,直到现在我国诸如运动健将,国际级运动健将的评级模式也是沿用苏俄的体制,对其本身就没有优势可言。而在资本主义的国家,比如美国或者加拿大,长期以来女子花滑就是比男子花滑更具市场影响力的单项。比如16年波士顿世锦赛,早早就买不到票的不是男单自由滑,而是女单自由滑,放在周末压轴的不是男单自由滑,而是女单自由滑。

花滑女单也长期以来就是美国收视率第二高的冬奥项目,仅次于男子冰球。相较于其他绝大部分的运动有大量男性涌入,而女性人口少的客观事实,在北美花滑人口中,女性数量可是远远高于男性数量。相应的,顶级的女单选手也能够由其所在项目的关注度而得到更多的经济回馈,这样一来中国体制下,女性运动员相较于外国同行的经济优势也不明显,甚至反而是一种劣势。这样一来,双方都是全职运动员,对方收入更高,教练水准更高,训练更加先进,那么硬碰硬,注定是不如对方的。就外部环境而言,中国女单相较于其他花滑强国的女单并无任何优势可言,出现一两名顶级选手是运气,没有顶级选手才是常态。有关于内部环境,众所周知,玩花滑没钱不行,比钱更重要的是没有冰更不行。而中国经济富裕的省份与直辖市,除了北京之外,广东和江浙沪都是地理位置靠南,冰雪稀少或者没有,冰雪运动的基础比冰雪更为稀薄的地方。而有冰雪运动基础的地方黑吉辽受困于经济,发展也受到了限制。一项烧钱运动因为气候原因难以在经济实力强的省份发展,除非真的到了中国举国地无分南北大建室内冰场,或者老工业区经济复苏的那一天,否则这就是无解的问题。而显然,举国大建室内冰场的政治意愿基本不可能存在,而老工业区经济复苏,那比打造一个花滑强国难得多。其次就是官僚主义的问题,这点并非花滑独有。从被骂到如过街老鼠的中国足协,再到优势项目,诸如乒乓球,羽毛球皆有官僚主义的问题。强势项目尚可以靠自身的底蕴将官僚主义的影响降低,甚至在强势项目中掌握实权的官僚有大量是拥有在该项目取得成功,对项目从基层到顶尖各层级发展了如指掌的前运动员,他们反而能够通过自身从无到有的成功经验,如臂使指的将运动带往好的方向。而弱势项目上,被那些从来就没有成功经验的官僚主义一杯葛,就更加弱了。近些年来,能逐步走出官僚主义怪圈,发展形势喜人的弱势项目,似乎也就只有姚主席执掌下的中国篮协了。而中国花滑圈里,像姚明一样,有运动员成功经验,受过一流教育,有国际视野,有在这个项目中以不同身份参与运作的名宿,即便不是没有,也是凤毛麟角。而这凤毛麟角中又有谁能够像姚明一样成为众望所归的项目掌门人呢?可能性就更加微乎其微了。即便有,那也大概率来源于成绩最好的双人滑。资源向双人滑倾斜,成功经验建立在双人滑的培养上的可能性也更加大,同样难以完全改善女单的问题。以上是大环境的问题,很多都是无解的问题,但我们也无需灰心,就算是高高在上的美俄加同样也有自身的问题,比如美国运动选择太多分流了优秀的体育人才,俄国经济不好,加拿大人少,而我们自然经济越来越好,南方的冰场越来越多,还有很多潜力没有被挖掘。退一步说,就算我们追不上美俄加,我们好好干,至少追上日本,远远甩开韩国欧洲绝对不是问题。那么我们追赶的关键在哪呢?所有运动决赛场上的胜败都是毫厘之间的偶然,但是让你有资格站在决赛的场地上竞争冠军则是一种必然,靠的就是一个简单的体量。量变产生质变,只要有足够多的参与人口,出现顶级的运动员就是板上钉钉的。只要能够不间断的出产一批又一批的顶级运动员,在决赛的场地上夺冠就是迟早的事情。那么为了增长参与人口,我们能做的有很多。

前几天在莫斯科的卫国战争纪念馆,看到了普京总统的这一句话,大意是:“一个国家必须有他们的英雄,而人们必须要了解他们。他们将成为一个楷模以教导今天的世代如何成长,以及培养自己的孩子。”体育的世界也同样如此,我们必须要有自己的英雄与典范,也只有这些英雄与典范的存在,才能引领新的世代前行。现今的中国的花滑有流量,但这些流量完全没有办法转换成对竞技实力有正面帮助的适龄运动人口数量。诚然现在国内就算是一个对体育一窍不通,也从来不看任何体育比赛的年轻女性都能够如数家珍的说出羽生结弦是谁,甚至有大量的人群会去刷流量,贡献诸如周边产品之类的经济消费,然后呢?当一个女孩子到了会喜欢上羽生结弦的年龄,就基本只可能在知乎上问出诸如“我15岁开始学花滑能否参加世界大赛/奥运会/跳三周半”之类的蠢问题,而早已过了真正在花滑竞技上具有成才可能的年纪。换句话说,这些流量,甚至是消费对我国在花滑上的成长的帮助是微乎其微的。而当我们仔细去查阅现今或者曾经的一线选手,去看看他们成长阶段那些让他们选择花滑,或是成为他们成长过程中的指路明灯与效仿对象的偶像和楷模究竟是谁,基本上可以分出两个类别:第一本国的巨星,比如普鲁申科之于一大票的俄罗斯年轻选手。这种影响可能是来源于大量的本国媒体报道,也可能是因为是来自同一个国家,一个并不算大的圈子,有更多近距离观摩了解的机会。第二他国的同性别巨星,尤其是那些花滑欠发达国家的选手的偶像很多时候都是那些通过电视认识的同性别,但不同国家的巨星。因为在花滑选手成长的关键时期,更多时候还是会从本性别的明星身上寻找激励,而还没到带着爱慕之情去追逐异性的年龄。如果我国真的希望能够打造出强大的女单花滑军团,那么在大到国家媒体,小到地方冰场宣传上的重点就应该首先放在本国的顶级选手,其次放在他国的女单选手之上。毕竟很多时候,能将一个适龄女孩子吸引到花滑上面,并成为参与者的,靠的不是竞技感,而是华丽的装扮以及得以满足她们公主梦的体验,而这些恰好是花滑女单的优势,也是女单花滑选手所能够为年轻女性起到的榜样作用。相反对非本国男性花滑选手的宣传是无用的,即便是对于提升本国年轻男性参与人口而言,也同样是如此。对于绝大多数男孩子而言,在撇开国籍这个限定条件之后,他国男性花滑选手的吸引力相比于他国主流运动的选手,比如C罗梅西,比如库里詹姆斯等等,是几乎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而花滑所能够提供给女孩子的公主梦则是不分国籍,甚至国外的神秘感与距离感还更具优势,且这是其他任何运动,甚至是娱乐圈方向的明星梦都无法提供的。而在对于本国选手的宣传上,更应该避免让花滑成为四年一度的一项运动,而应该在四年间的每一个时间点进行传播,而将冬奥会作为一个助推器,而非宣传的全部。要做到这点,包括了举办更有意义的全国性比赛,更便利的收看环境等等。相比于俄国各种小型比赛都能够在网上免费收看直播,美国地区比赛通过付费网站也可以收看,全国比赛由一线电视台全程转播,我国能够进步的空间还很大,而且难度也并不算特别的大。其次在对花滑的宣传上,尤其是目标群体放在女性的宣传上,应该完全摒弃以往着重于为国争光,刻苦修行的方面,而将重点放在打造一个或许并不完全真实的公主幻境之上,而为国争光应该仅仅只是达成这一个公主幻境的注脚而已。在大约十多年前,跳水公主是郭晶晶,央视也制作了不少相关的专题节目。其中不少都将重点放在了郭晶晶苦哈哈的训练经历上,诸如眼睛近乎失明,或是跳水的时候哪里又受到重伤了之类的。讲真的,如果你是一个只想要美美的女孩子,看到这样的报道,即便是真实的,你会想要参加这项运动吗?就算你想,你的父母在跟你一起看到了这一期节目后,也不会让孩子去趟这趟浑水。同理,关于女足如何工资少,训练条件艰苦的宣传只会为这项运动的人口增长带来反效果。宣传并非要弄虚作假,但完全可以多讲讲正面的,少讲甚至不讲负面的,而不是反过来“如数家珍”的强调参加这项运动有多困难,处境有多艰苦。而当足够的正面宣传足以让年轻的女孩子进入这项运动以后,这项运动本身的魅力就足以让她们将训练的艰苦抛在脑后。最重要的永远是让她们从局外走向局内的这一步,而在她们走进来以后,要留下的可能性就已经是很大的了。此外我们不需要所有参与者都能够有足够的吃苦耐劳的精神,只要参与人数多了,自然就会有具备冠军的心的适龄女孩子参加这一项运动。而对于广大的群众而言,最重要的还是开心和快乐。你来不是让你为国争光的,而是让你实现自己的公主梦的,不信你看看国内的那些花滑仙女,国外的那么多花滑公主。这样的宣传才是花滑正确的打开方式。另外一个重要的宣传与实际操作的方向是,花滑不是你生命的全部,而只是你人生走向成功的一个助力。在中国很多体育项目上的问题就是,孩子们和父母们总是要在孤注一掷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来拼竞技成绩以及彻底放弃体育回归学业上来做选择。

为什么我们不能像美国一样,告诉孩子们,体育和学历,你可以全都要呢?事实就是美国冰协的会员里有超过八成的人具有本科及以上的学历,近半的会员至少拥有硕士学历。有关教育体制的问题,在这里没必要多做评论,重点在于相比于其他的学生,花滑参与者是可以拥有人生上的优势的。譬如花滑界有两门语言,俄语和英语。花滑的参与者完全能够在语言的学习上拥有比普通学生更好的机会。我们是否能够着力将年轻的花滑苗子引导向语言学习的方向,而不是完全的荒废学业呢?甚至进一步来说,相比于一两个荒废学业,一身是伤,性格也孤僻自我的奥运冠军,我们更需要有一个世代在竞技上没有取得亮眼成绩,但是能够进入名校,有完整人格,有成功人生的花滑参与者,也只有在这样的基础上,才能吸引来更多的参与人口,从而成为花滑世界一支长期有竞争力的力量,但这需要的是超过一个世代的耐心。

就算没有办法成为顶尖选手,花滑也依旧可以作为一项兴趣爱好存在参与者的日常生活之中,让参与者得到精神上和身体上的回馈,并成为这项运动在中国夯实的基础。比如你练短跑,你越跑越慢,那没什么可说的,只会越跑越不想跑。但你踢球,你打篮球,你打得臭,成不了球星,你依然会很乐意平时上野球场玩上几回,花滑也同样如此。你从小开始练,发现自己碰到天花板,跳不了三周跳,你也同样可以从滑冰上找到独属于这项运动的乐趣。在美国,也有大量的冰协会员远远超过了竞技的黄金年龄,这其中有晚年加入的,也有早年就已经进入这项运动,并一直留了下来的非顶尖运动员。而这些过了适龄的会员也远远比那些以追星为目的,随着星来,随着星走的粉丝群体更有可能在将来引导自己的孩子在适龄的时候进入这一项运动。顶尖选手的出现应该是一个由人格完善,身心健康,人生成功的花滑参与者所组成的厚实群体产生的副产品,而非相反。固然相反的例子也存在,有可能一名顶尖选手在一个社会中先于一个完整的参与者群体出现,但这并不是可以持久,也不是我们应该追求的。而一个由大量身心健康,人格完善的女性参与者组成的群体的存在也是让父母放心将自己的女儿交给这项运动的关键所在。综上所述,我国女单的弱势并非运动员的问题,相比之下,由于宣传模式的错误,宣传强度的不足导致参与者的稀少是一个很大的,且可以通过进取的手段修正的问题。在宣传外,我们同样有义务将年轻的花滑选手引导向一个成功快乐的人生,这也是我们可以做到的。网上有一句套在普京头上的都市传说般的名人名言:“给我二十年,我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或者在普京执政的这近二十年里,强大的俄罗斯是否回归见仁见智,但是无可争议的是,他还给了我们一个强大的俄罗斯花滑。现在恰逢京张冬奥的契机,我也希望有业内人士勇敢的站出来,说一句:“给我二十年,我给你一个强大的中国花滑。”并且耐心的以二十年目标为指引去缓步冲击这一个目标。事在人为,对于中国花滑而言,尚未挖掘的潜力,制度改良的空间都十分的大,就看有没有人愿意去做这一件事了,而女单的成长也必将成为花滑整体前行皇冠上最耀眼的宝石。


薛定谔的熊猫:

我们说一个体育项目是相对而言的弱项,归根结底是差在把真正具有天赋和能力的选手吸引到这个项目来的整体环境。我国体育迷最爱抱怨的一句话就是:十几亿人还选不出一个擅长某某项目的吗?还真选不出来。体育运动到了国际赛事的级别,是真正要拼天赋的,达不到天赋异禀的程度,再努力也到不了世界之巅。我们常说一些体育名将小时候天赋平平,经过长期努力取得了巨大进步,那只是人家天赋显现的晚,真没天赋的在漫长的努力过程中都淘汰了。就算是那些现在代表我们国家活跃在国际赛场,成绩却不能让体育迷完全满意的选手,天赋也是强于大多数人的,只是到不了国际水准而已。而那些在国际上具有强大集团优势的项目,则是最大限度的将有天赋的苗子集合起来加以适合的培养。体育运动的天赋往往又是相通的,当一个真正的天才降生在一个合适的环境,他/她会选择什么样的项目往往也是由大环境的吸引力决定的。举一个纯脑洞完全不准确的例子,比如一个运动天赋特别好的女孩出生在一个有条件的体育世家,家庭决定好好培养这个孩子,经过分析这孩子练跳水和练花滑女单都不错,我们国家跳水项目世界领先,大环境好,成才率高,花滑女单正相反,你觉得家长会倾向于让孩子练跳水呢还是练跳水呢?就算这孩子选择了练花滑,技术进步快表现力出色,有个名牌教练说我手里正好有个天赋特别出众的男孩,来组双人啊组双人啊,双人是我们花滑的优势项目,资源各种倾斜,大环境更好,成才率更高,你说女孩是去练双人呢还是练双人呢?一个真正有天赋的选手,要真的走花滑女单这条路走上国际赛场,需要经过多少岔路口?每一次分岔都有一个声音在诱惑,其他选择更好、其他选择更好……项目之间的马太效应也就这么形成了。当然,在真正有天赋的选手里也有特别突出的天才,可以不受大环境的限制,或者让大环境因他/她突出的天赋而作出改变。有这样一个选手出现,甚至可以改变一个国家的项目环境。比如金妍儿出现的时候韩国花滑还是一片荒芜,但有了明星选手的带动,现在已经有了很多不错的小女单。其实我们国家也出现过陈露,但是陈露引来的对花滑的关注最终却没有在女单项目开花结果。如今我们马上要迎来京张奥运周期,这也是女单项目整体水平突飞猛进甚至可能达到一个历史新高度的周期,在这样一个良好契机之下,我们没有一个特别有天赋的选手应时而生,可能是中国女单的历史性遗憾。但历史就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说不定看了京张冬奥之后第一次踏入冰场的小宝宝里面,就有会改变女单历史的明日之星,也说不定呢~~


昭悦:

差的是底蕴,整个国家的项目人才储备。既然说起来了,就不止说女单。举例俄罗斯和日本。俄罗斯本来就是老牌的花滑强国,人才很少有断层。最近两个周期,又出现了女单井喷,即使男单疲软,参赛的男单选手也能进倒数第二组。双人和冰舞基本也能拿满名额,这就是硬实力。出过很多花滑明星,这些有影响力的人又会影响很多人,为了成为顶尖选手学花滑。俄罗斯气候的原因,冰场很多,他们的教练资源也比较丰富,技术比较先进,能很快适应规则,能在选手能力范围内实现分数最大化。赛场上有很多实例。日本最近这20年优秀的花滑选手开始井喷,然后有了市场,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渐渐有了水平高,有辨识度的明星选手,后来又有了奥运冠军。日本最近两个周期的女单储备都不错,不说比出多好的成绩,但是保住三名额不太可能出问题,这样的储备也是中国最需要的。男单也还未出现断层。日本有名的教练组在不断地成长,知名选手选择在国内训练的选手也更多了,并且在国内训练也出了不错的成绩。总的来说,日本是新兴的,成长中的花滑市场,也有希望成为新的花滑强国。日本的冰舞和双人都不太好,发展并不均衡。再说说我国,我们国家没有广泛的冬季运动的传统,大多数花滑选手都出自东北。我国有过顶尖女单,但基本可以说只有过一个,现在的女单储备算上规化的可以说很多,但是中国世锦赛只有一个名额,这些女单选手,目前都没有能力争得更多名额。男单没有奥运会拿过奖牌的选手,而且通常是一个选手退役,就有可能面临没有能达到世锦赛参赛最低标准的选手参赛。双人出过奥运冠军和奥运亚军,冰舞是世锦赛能拿到15名以前就不错的水平。我们双人算是强项,也是四项中我们出过奥运冠军的项目,我们唯一有稳定储备的项目,可以有三对选手代表参赛。有了奥运冠军后,有了领导的重视和经费去发展,中国的双人技术是比较好的,别国也有双人组研究我们的中式抛跳和捻三,我们也只有双人选手是在奥运冠军后没有断层的,一直有不止一对选手在代表中国参赛。但是现在的青年组也被俄罗斯选手包围了,目前我们的小双储备是不足的。中国除了双人,没有特别出名的教练组。适应规则比较慢,经常滑联修改了规则,下赛季比赛时反而发现选手适应的不好,可能是教练组对于规则的理解不足,没有对选手的难度配置有修改。导致成绩不好,这点反映到男单和冰舞上是最明显的。中国的花滑市场并不火热,奥运冠军的热度曾经让我国的冰演开始有了发展,但很快冷却,近几年冰演上座率不高,国内赛免门票也只有前排有人。我国花滑普及度不高,今年休赛季没有国内冰演,可能和之前的冰演亏损有关。2022年冬奥会我们是主办方,目前已经加大了宣传,希望将来中国的花滑市场能复活。综上,中国的选手现在外训的颇多,这样选手将来退役了,可能也会有不少做教练的,我们请知名教练,编舞和技术专家交流的也越来越多,会给中国花滑带来更好的技术,我们的教练对规则的理解也会更深刻,能更好的帮助选手在规则下起舞。我们也有机会在花滑这个项目上,像日本一样成长起来。


张扑通:

无可奈何的因素就不说了,谈一个能改变的问题吧——训练观念上的差异。1.怎么过发育关【让技术水平适应变化的身体,而不是奢求舍身体状态不变】拿身体素质相近的中国和日本女单来比较。在李子君的纪录片里可以看到,她过发育关的时候的时候主要是靠节食,基本上一天吃不了多少东西。长身高长脂肪的阶段,不可能苛求女孩子不吃东西还有足够的体力做力量训练和耐力训练(供能不足甚至还会使得注意力无法集中)。同样地,训练量不提升,也不可能渴求体脂含量还会下降。李香凝的肌肉力量应该是比李子君好一些,但17-18奥运赛季发育关来袭,就连滑行状态也明显下降。日本女单虽然也控制饮食,但是该吃的量并不会少太多,纪录片里饭团之类也不会完全排斥。保持足够的能量摄入是必须的。这五年来日本的几个高水平女单宫原知子、樋口新叶(伤病导致状态起伏)、坂本花织、三原舞依、纪平梨花在发育期间水平并没有下降,甚至是有所提升的。本田真凛原本就属于肌肉力量不够的类型,因此跳跃下滑相对明显,但起码滑行不会发沉。2.起跳技术【好的起跳技术是成功的一大大大半】转速是最容易收到身体发育本身影响的,身材变高变宽必然会带来转速的变化。面姐组被认为是跳跃党、转速党的代表。但实际上选手跳跃进入速度对于其本人而言并不差。Zagitova的滑行速度和水平我不太认可,但她的跳跃进入相对于她自己的滑行速度绝对算是干脆利落的。日本则更不用说,现役几个女单人人速度超快。浅田真央和本乡里华跳跃高度都很不错,力量也OK,但起跳技术却使她们在发育之后出现存周的问题。我国近年的几位女单起跳速度也不太理想,包括现在大家热切期待的未来之星安香怡(希望随着力量的改善能改进起跳技术)。好的起跳能最大程度避免体型和转速改变带来的存周问题,对于打算长远发展的女单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掰正这两个训练上的观念,短时间应该会有好的效果。


Miya婷:

差的是规模。早期女单出三周单跳能力强的,都被双人滑选走了,毕竟出成绩相对单人容易些,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导致中国女单实力不强。这几年冰协也在改革,主要是跟日本学习,从俱乐部里选人,说白了就是把早期培养成本转移到家长头上,能出来的再征召来为国争光。家里经济条件能够支持孩子学花滑的,真的不多。按最近的考级人数统计,全国所有学花滑的孩子,拢归齐5000来人。再加上很多孩子到了初中开始抓学习,花滑就放弃了(火苗真的是个特例),哪怕两周都出齐了,也不再往上走;最终能出三周的也就百分之几,可选之材真的不多。


慕容央:

1.不合理的比赛安排:请问花鞋对三亚到底有什么蜜汁喜爱搞出了东北三亚东北这种比赛排期2.俱乐部制下,有钱支持孩子练单人的家庭是否愿意让孩子走专业路线3.运动员后续保障问题(世界竞争大,如果放弃学业以后能不能拿到牌子获得保送资格)4.训练还停留在大力出奇迹的状态(陈露给自己女儿压竖叉的业余简直让我震惊/以及某小女单旋转练习过度眼周严重充血-我还没有见过国际上任何女单练到这个地步的/另外其他答主提到的发育关的平稳度过以及起跳的训练也是问题)-有的教练自己都滑不明白跳不明白还教学生????5.艺术教育欠缺(编舞与选手之间的沟通过少/配套课程匮乏)6.北京-花鞋-东三省 之间的利益斗争7.语言问题(本身无很大话语权,英语/俄语/法语又都不利索导致的沟通问题)想到哪说到哪毫无逻辑,



原文: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33768514


上一篇:客观分析,羽生结弦退役前出齐4lz 4f和4a的可能性有多大?
下一篇:昆明盘龙区喜悦真冰滑冰场即将开业
最新回复 (0)
    
    • 冰上之星-花样滑冰-StarOnice
      2
      
          
返回

滇公网安备 53012502000167号 滇ICP备19001430号